生命线下的等候

【all男审】花开见月

第三章

“狐之助,你说什么?”准备回去好好放松放松的月见顿时垮了下来。

“审神者大人,有人在刚刚你打架的时候和你的本丸签订契约了!”狐之助的小爪子在屏幕上点点点,焦急的连尾巴毛都没办法梳理。

“什么鬼……”月见坐下看着屏幕上飞速划过的各种数据,只感觉到头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的本丸被另一位审神者大人接手并签订契约,那位审神者的本丸编号应该是您现在面前的才对。”狐之助接着点点点,“大人您本应该是那个本丸的主人,狐之助接到的也是这个信息,但是有人错拿了资料将您与那位大人互换了本丸传送到错误的地点了。”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都进错了家门?”整理整理思绪,从狐之助的话中月见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样!但是本丸的安排都是根据审神者的灵力类型,就算是错拿也应该是和您同一种灵力类型才对,但是您和她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狐之助摸了摸自己的铃铛🔔,向时之政反映情况。

“真是好倒霉,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早知道就听娘亲的话在家多待几天,这样还能多吃几碗元宵!我最喜欢的黑芝麻馅元宵啊!还有花生馅的。”月见整个人都不好了。

“咕~”嚎完的月见听到旁边传来同步性极高的饿肚子的声音。

“抱歉啊,主公。” 刚刚修炼成型(?)到现在没吃饭的刀子精(?)陆奥守吉行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真是难为情,但是狐之助真的很想吃油豆腐。”正在传送数据的小狐狸吧唧吧唧嘴巴。

“你们真是……”虽然这么说但是自己也嘴馋的不得了的月见从宽大的(重点)袖子里拿出大号保温桶。
“将将将将~”月见自豪的举起保温桶,“娘亲熬的超好喝的粥!”
“主公好棒!”陆奥守很给面子的鼓掌。
“来尝尝吧。”月见扭开盖子。

………………

“等一下啊!”狐之助咆哮,“不管再怎么在宽大的这个形容词上划重点,从袖子里拿出保温桶根本就是不科学的吧!刚刚您撸起袖子的时候您把桶放在哪里了!”经过相处,月见的狐之助彻底变为吐槽担当了。

“别管科不科学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啦。”递给陆奥守吉行一个勺子。
“您别这么说正经的话来推卸解释啊!”狐之助跳脚。
“知道了啊,狐狸助你好麻烦。”“叫我狐之助啊审神者大人!”

“秘术·袖里乾坤。”这样说完后,月见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盒子。
“可以在袖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要取出来的话从袖子里拿就好了,但是我现在练的不好,要拿多大的东西就要穿多大袖子的衣服,所以才穿了一件广袖,要是像爹爹他们那样一个房间都能收在箭袖里多好啊。”月见不高兴的打开盒子,里面是满满的符纸,小心的将它们一张一张贴在手臂上。

“主公一定会更厉害的!快吃吧,一会儿就会冷的。”陆奥守吉行坐到月见旁边,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嘴边。
“我早就过了要人喂的年纪了!”抗议,但不拒绝食物的月见还是吃了。
“果然娘亲还是加盐加少了,不过这次虾很好吃!”被美食治愈的月见背景立刻明亮了。

“狐狸助,你吃鱼吗?”从袖子里拿出一包鱼片的月见逗着狐之助。
“当然要,审神者大人快给我!”这香味,绝对是自家烤制的!

“话说你跟上司说的怎么样?有什么新消息吗?”吃完饭后,月见趁着空当给陆奥守包扎伤口,没有手入室暂时只能这样了。

“时之政说等那位审神者结束新手指导后,您和她一起去会议室商讨。”
“那我们现在就去那里等他吧。”月见背上沉重的背包,等待狐之助开启时空之门。

“话说审神者大人为什么不把包里的东西用袖里乾坤放好呢?”
“因为放在袖里乾坤的话我很容易就忘记它们的存在,那盒符纸其实是一年前我准备好的,但当时就忘了。”
…………

“很抱歉让大人您受惊了,先在此休息片刻,很快那位大人也会来的。您的刀剑付丧神请允许我们为他手入。”
“那就不用了,毕竟我已经做过处理了,等回到自己本丸后进行新手教程再说吧。”月见却拒绝了,然后打开包拿出一袋零食和陆奥守啃起来。
“既然这样,那就请您稍等片刻。”那人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多事。”月见嘟囔了一声,然后接着和陆奥守啃零食。

等啃完三包零食一袋瓜子后,一人一刀终于等到另一位审神者。

月见站起来迎接。仔细看了看,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而且脖子上的项链看起来有些眼熟。
似乎是感受到月见的视线,妹子有点害羞的躲到自己刀的身后。

“既然两位大人都在这里,那么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办。轻船大人从狐之助那里听说过了吧。”
“是的,狐之助已经告诉我了。”轻船点点头。
“那么您愿意解除契约带着您的刀前往您本来的那个本丸吗?”
“我……”轻船有些犹豫,她身边的刀先生起气来。
“喂,为什么是我们解除契约让他住进来啊!”
“清光,冷静一下。”轻船扯扯他的衣角。
“占了为我定做的本丸还想让我走,你以为你是谁啊!”月见也站了起来拍桌子。
“你!”
“真是的,跟砍我的那个一样暴脾气。”
“对不起,我家清光不是故意的。”轻船小心翼翼的道歉。

“确实,让已经签订契约的审神者解除契约去另一个本丸不合常理,但是那本来就是轻船小姐的本丸,而且这也是我们出错导致这样的结果,我们会给您双倍补贴和补偿,你觉得怎样?”

在轻船犹豫不决的时候,月见终于记起来那个项链是怎么回事了。
“你是沁舟的妹妹?”“噫?你怎么知道我亡姐的名字?”
“我说那项链怎么那么眼熟,这不就是当年我追回来的嘛。”
“唉?!”轻船大吃一惊,“您是那位大人!”
“主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刀男有点不明白。
“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现在还是谈正事了。”

“说起来审神者大人,你刚才好像说出了真名。”
“她是沁舟的妹妹没错啊。”
“但是……”
“但是我说出了她的姓名了吗?”
“这……”
“这不就完了。”

“赶紧解决吧,这样我还好收拾整理东西。跟他们打了一架我身上全是灰,今晚早点洗洗睡吧。”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和那座本丸本丸签订契约了,把他们都打一顿就完了嘛。”
“我闲的啊!再说我和她灵力类型都不同,怎么可能签订契约。”
“哈?”

“没猜错的话她是治愈型灵力,所以在战线后和平区域净化暗堕刀剑。”月见依在椅背上,“但是我啊,可是不喜欢被控制的破坏型灵力,和平区域的万叶樱如果接受我的灵力,就会直接炸掉。”



————————————————————————

稍微解释一下设定免得有人看不懂(实际是怕我脑洞开的太大偏离原始设定)

月见的家族充当灵界与人界的守门人的角色,不让弱小的人类误入灵界,也避免灵界有恶意的人进入人界惹事,如果有人擅闯就会被揍回去。

总之就是有权有势有理有力

月见还是非常受宠的幼子。

本来家里只是想让他玩三年,所以让他去当审神者,可是因为他的破坏型灵力所以给他准备了比较结实的战线前本丸,家里弟控儿子控可心疼了(你们家宝贝在守门时揍的人还少吗?)。

因为是不好控制的破坏型灵力而且家族背景又强大,为了更好的控制所以这个本丸算得上是私人订制,连狐之助都事先和月见一起玩了一个月(所以变成了新吧唧)。

这些月见都知道但是合理的他懒得去问,感觉到连初始五把刀都事先有着控制灵力的符他就有些烦了,当问要不要手入时第一想到又要加保险就很不耐烦的回绝了,所以才有多事一句。不过感觉狐之助的监视又要加大更加不耐烦了。

以上,暂时先这么多吧。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