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线下的等候

御侍阿墨的日常

           一切的开始  

“啊啦,这就是格瑞洛吗?和耀之州完全不一样啊”青年下来码头,坐在去新店的马车上和车夫聊着。

  “是啊。这位小姐,您是从耀之州来的啊。”“嗯呐,出来长长见识,顺便学习学习这里的菜系。”“您可真是有上进心啊。”……    

两人就这样聊着,只是车夫没仔细看,身后的那位青年虽然画着妩媚的妆身着背心短裤高跟鞋,但他有着不明显但是存在的喉结和平坦的胸部。这位“小姐”是一位男性。

“就快到了,要我帮忙搬行李吗?”车夫好心的提醒,结果被拒绝了。

“这就是我以后要开的店吗?装修的不错,看来他们给我找了个好地方。” 放下行李,青年开始打扫卫生盘点东西。  
“合格证有了那么大概明天就可以开店了,虽然我想多休息几天但还是快点赚钱吧。”青年伸个懒腰,倒在床上。    

“开张开张~”抹干净桌子,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第一位客人不请自来。

“这位……”看着那位一言不发的打量着自家小店,阿墨的笑容有些挂不住。  
“你这里卖什么?”     终于,她发话了。
    “只要是能做出来的都卖哦。”原来是没看到菜单啊。   
“那先随便来点能填饱肚子的,快点。”坐在凳子上,那人对阿墨发号施令。  
“好嘞,稍等片刻。”阿墨跑到厨房,挑了几样食材,简单炒了几下再加上佐料,加水焖一小会儿后就去盛米饭。
“来了,醋溜土豆丝还有米饭。” 带着大份料理,阿墨期待着顾客能说出鼓励的话。  
在阿墨期待的目光下那人吃完饭,然后嗯了一声便付钱离开了。
你这样对得起我的期待吗!阿墨无声的抗议。
很快,开门后的忙碌让阿墨暂时忘记了这位奇怪的客人。

第二天,掰着手指算开支的阿墨皱着眉头,感觉有点亏啊,赚的钱都快赶不上运费了。

“叮铃——” “请问今天来点什么?”啊,是昨天的客人啊。

“少年,要不要成为马猴烧酒(划掉)料理御侍?”
“?????”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料理御侍呦~”没有。
“料理御侍?”我明明听到了马猴烧酒!
“是啊,和飨灵们签订契约,加入厨师公会,可以得双份工资,有福利,还可以收保护费(划掉)免运费。”
“你好像又在说什么神奇的话了。”阿墨满眼都是不靠谱。
不过免运费这点让人心动。

“看你刚刚在算账,食材的运费是不是有点高的离谱?”奥莉薇娅开始诱拐,“要知道在堕神横生的现在,每一批食材都是御侍们冒着巨大的危险运到这里的,这点钱给他们算成医药费都有些少了。”
那是因为他们太菜了吧。就算是长途运输,只要走有驱逐法阵的大道,唯一的危险就是那些小树林。
“可是如果成为料理御侍的话,你就可以自己去运输食材,运费大减,而且很多道具都会有优惠价。加入厨师公会,会有超级多的福利在等着你呢!”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就是不想同意。

群宣
自己建的all小智的群
可以互相讨论脑洞,互相催更,有时候还可以开车的群

【all男审】花开见月

第四章

   月见和加州清光嘴炮了两三个小时,最后两人口渴的喝完一杯水作为结束。
   “两位结束了吗?”中间的协调人员要按耐不住自己了。
   “那么……” “不好啦!”又一只狐之助跑进屋子,“有人和轻船大人的暗黑本丸签订契约了!” 

  “什么?!” “那是一位净化型审神者,本来是要去乾区的暗黑本丸,结果去到了沼区,而且已经签订契约了!”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位狐之助哆哆嗦嗦的将事情说出。
   “又一位……不管怎么说先暂停传送,然后检查传送阵,之后将派发人员叫到会议室!”“是!” “很抱歉两位大人,请两位先到休息区稍作休息,等待消息。”

…………
……………………
…………………………
    “哼。”两位令人头疼的少年坐在对角线的两端,然后转过头去。
  “我家清光真是失礼了。”“哪里哪里,我家主公也有些任性啊。” 两个好脾气的人相互道歉。

  “不过大人您居然会来这里工作真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呢。”轻船小心翼翼的问。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大人解决事情都是那种粗暴的感觉,很难想象大人能去进行平和的文书工作之类的。”
   “我可不是去进行文书工作的,我是战斗型审神者,再者……”歪过头看着轻船,“战争可没有平和一说。”
   “你……做好觉悟了吗?”
   “比起这个,我听说你已经锻出一把刀了,那把刀是什么样子的啊?”
    “啊……那是一把……”
…………
………………
……………………

求群

求一个all出久的群啊!想和同好们一起交流脑洞一起催更(划掉),一起讨论可爱的久久啊啊啊啊啊!

【all出久】(包含各种冷cp)出久老师

就是在想假如出久与欧尔麦特同届,现在在雄英当老师教爆豪胜己轰焦冻等人会是什么样子。

      主要老师们X出久,敌联盟X出久有,轰出胜出也会有的。   

         因为和欧尔麦特同届所以出久没有继承个性,还是原来的无个性,但是动手能力极强,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更换支援设备,英雄名还是人偶。当时有部很有名的动画叫百变人偶,其中的人偶能变成各种东西,绿谷也希望自己能像人偶一样灵活使用各种救人支援设备。

          私设八木俊典相泽消太轰炎司布雷森特绿谷出久一届,绿谷出久支援科,擅长分析制造。              
              我是一个绿谷吹!我要为他疯狂打call。      

凌晨三点,闹钟尽职尽责的响了起来,绿谷出久赶紧起床关停免得吵到隔壁的父母。

今天是雄英招生的日子,真是令人期待。

准备好一切后,绿谷引子下楼送别。

“妈妈你怎么起床了,快去睡吧,早饭已经做好了放冰箱里,你和爸爸起床后记得热一下。” “没关系,我就是送一下。”绿谷引子满脸慈爱的看着长大的孩子。 “今天小心啊。” “知道了,妈妈。”绿谷出久在她眼角的皱纹处亲了亲,让她安心。

“我出门了。”“注意安全,早点回来。”“知道了。”

“出久早。”在门前绿谷遇到意料之外的人。

“俊典,消太,你们怎么会在这?”身为监考老师的他们应该可以晚些去的。

“毕竟以后要一起工作了,今天就一起上班吧!”“你是没长大的小学生吗?还要一起手拉手去学校。”相泽消太一如既往地毒舌,因为睡眠不足显得憔悴的脸做出的表情更可怕了。

“我倒是不介意。”走在他们中间防止吵架,绿谷感觉有些怀念,当年他们就是这样每天早上去上学。八木俊典是每天早上早训完冲完澡后就在门口等着,一起走后会遇上有些颓废的相泽消太,有时会碰上大清早开嗓的布雷森特·麦克。

真是怀念啊,那段时光。

“说起来你们吃饭了吗?”想起他们是一大早在这里等着,绿谷放下背着的黑箱子。

“还没,今天早上吃什么?”似乎是很熟悉这种模式,相泽消太蹲下看着绿谷从黑箱子不知道那个地方拉出一个抽屉,拿出便当盒。

“我做了炸猪排三明治,现在还是热的,快吃吧。”打开对他来说有些大的便当盒,里面码着满满的三明治。 “因为要和后辈们一起检查机器,所以做了很多人份的,不用担心不够。”

“就算这么说但还是太多了吧。”相泽消太这么说着,率先拿起一个开动了。 “谢谢你了,出久。”八木俊典先是道谢,然后拿了两个。

“新的百变箱已经彻底熟悉了啊。”看着绿谷熟练的//操↔↔作黑箱子 ,相泽消太不由得感慨了一下。 作为无个性的异类,绿谷作为英雄却也挤进了英雄排名前一百,可见他有多么努力。

“为了应对可能的突发危险所以一切都要抓紧时间。”像是背上普通书包一样背上黑箱子,看不出那是多么沉重的东西。

“别的不说,至少这个的防御力绝对我设计的顶级。”虽然这么自豪的说着,但是与之相反的是绿谷凝重的表情。

“你当时已经做的很好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估计已经死了。”八木俊典看着绿谷出久的表情急忙安慰。 五年前AFO和OFA大战了一场,八木俊典的老师战死,本来情绪失控的下一任OFA继承者八木俊典也会被重伤,如果不是绿谷及时赶上,八木典俊可不是摘除半个胃那么简单了。 即使这样,绿谷出久也还是很自责,如果当时自己来的再早一些就好了。

“现在不早点去检查考试机器人好吗?已经快到点了。”相泽消太及时打断两人的消极氛围,再不插话背景板就要变为混沌风了。

“说的也是,那我先走了,要是迟到了可就耽误了。”绿谷朝他们笑了笑,然后往后一拍取出一个黑色长方体,用力一掰便自动伸展开成喷射滑板。

“那我先走了,学校见。”踏上滑板,用被允许的高速冲向学校。

我比起连载可能更喜欢小段子,所以更新可能是各个时间段的剧情

各位我喜欢冷cp!

求一个all出久的群啊,贴吧太冷了

讲真看到这个图的时候我真的一眼就决定这是女装大佬,然后再也逃不出来了……(:з」∠)_造成不适请谅解
图是官博给头像图片时留下的

御侍阿墨的日常·序

就是我设计的男御侍在格瑞洛的日常,可能会按照游戏主线写,也可能时不时写写日常。如果欧了就加塞点什么。人物设计我一会儿放图。

提示,女装大佬男御侍,all男御侍。不喜欢这两个的就不要看了。

暂时先这么多

【all男审】花开见月

小番外
如果再不把脑洞记下来我一会儿就忘记了

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溯行军篇

“喂,给我醒醒。”因为新刀的迎接会睡晚的月见很不情愿的被喊起床。

“等等你谁啊!”睁眼看到莫名熟悉但一点都不认识的一张脸月见“唰”的跳起来。
“这是哪里啊?!”环顾四周,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
“谁知道啊!”那人不耐烦的回答,“一醒来就在面前还有你这家伙真是让人火大。”
“不是你谁啊!”
“月见。”“你叫我?”“那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也是这个好吗?!”“哈?”

两人几乎要打起来。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在这寂静的空间里有很多人在看着他们。

“这是哪啊?”穿着粉色小短裙的付丧神踹了躺在地上的大个子。
“谁知道。”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看看身上的骨刺有没有被踹断。
“主人在哪?”身旁都是昏睡着的同伴,但是没有那个单薄的人影。
“先把大家都叫起来吧。”说着,小短裙踩上了一位同伴的腰。

将所有人都叫起来以后,他们踏上了寻找主人的路,虽然不知道但直觉告诉他们主人就在那里。

“发现溯行军!”在即将到达时他们遇上了另一群刀剑付丧神,没有暗堕的刀剑付丧神。

“喂!是不是你们把我们的主公藏起来了!”那里面的小短裙跳出来质问。
“哈?我还想问你把我们的主人藏哪里了!”
“要不先打吧不管怎么说揍他们一顿至少主人会很开心的。”溯行军里的日本号扯开枪套,露出散发着血腥味的利刃。
“主公在那里!”大战一触即发,高侦查的小短刀们眼尖的发现目标。
“主人也在那里!”

但到达时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本来想扑上去撒娇的乱扑了个空,他发现自己直接穿过月见的身体摔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手在月见眼前乱晃也没有用,在他耳边大喊也没有用,他们像幽灵一样。

“是不是你们搞的鬼!”刀刀们第一时间将矛头指向对方。

“说起来确实咱们两个长得很像啊。”月见左看右看,“如果没有黑眼圈就更像了。话说你居然是长头发。”
“你别叨叨,让我顺顺思路。”另一个名为月见的揉揉胀痛的脑袋。
“我是溯行军,你是审神者。别说话,点头就行。”
“咱们两个都名为月见。”点头。
“未成年。”点头。
“六个弟控两个儿控。”点头。
“那最后一点。”月见(溯行军)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印着青青紫紫的身体以及腰上黑色火焰羽纹。
“你的在腰上啊,我的在后背。”月见(审)同样扒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后背上同样的火焰羽纹。

“凭这个就由此确定,咱们两个算是一个人。”“但果然还是感觉很奇怪啊。”“算是不同世界的吧?”“那又是什么?”“……”月见(溯)很不想承认这个傻乎乎的家伙居然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你们主人的身材不错,不过我更喜欢我们主人的,苍白纤细的,印上什么颜色都很好看。”暗堕乱捧起脸颊一脸享受。
“昨晚是谁?”“是我去夜袭的。”“小狐丸你个太刀晚上居然没瞎。”“次郎你个大太闭嘴,提前守在那里的你没资格说我。”

看着眼前因为这种事吵起来的溯行军们,审神者的刀们很庆幸自己主公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你的家族在那里是什么?”终于明白的月见(审)很自然的提问。另一位则是实在无聊决定聊天解闷。
“邪灵联盟的老大,致力于破坏。”“邪灵联盟?这在我们那里可没听说过。”“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我则是守门人一族,为了维持平衡,看守着灵界与人界的分界门。”“在我们那可没有守门人一族,只有自语正义的正义之士们和我们打。话说你们那里真的没有什么邪灵恶灵组织起来形成联盟?”“以前有过,但是没几十年就自己散了。”“真没毅力,我们家可是坚持了几千年呢。”
“不过啊,可笑的是我虽然身为邪灵,可是我的灵力却是治愈型的。”月见(溯)摊开手掌,手心发出温暖的白色光晕。
“主人的灵力真的很温暖啊,每次被你们这些家伙打伤,主人的灵力就是最好的补品了。”
“我这边刚好相反,我是破坏型灵力,因为这个,连召唤手入都要借助符纸。”
“话说溯行军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正好解释一下。”
“你家主人说话真难听。”“你家主公才是不正经吧。”

“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讨厌现在的生活变成暗堕刀剑然后为了一个目的聚集起来准备干大事。”“真是浅显易懂。也就是时之政的黑暗版?”“正确。”
“你的刀们呢?”“也是有着各种各样原因暗堕的,也有被我捡到后召唤的,反正都是我的刀。”“感觉不好管理啊。”“揍一顿就好。”“粗暴,但我觉得可以。”
“当时真是手下不留情啊。”“真是难得的同意。”看来两位宗三左文字留下来同样沉重的心理阴影。

“要是他们解除暗堕了怎么办?”听到这个问题溯行军们都竖起了耳朵,事实上这正是他们的最重要的话题,因为有些刀已经解开心结,暗堕开始缓慢消除了。

“和平时一样呗,我的刀就是我的刀。”月见(溯)睁开半睁的眼睛,“不管他们想的是谁,我的就是我的。”
“主人男友力好棒!”暗堕乱扑上去,豪不意外扑空了。

“话说你身上的青青紫紫是怎么回事?挨打了?”“我的人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不会是摔得吧?”“你会那么没用吗?”月见(溯)脸上显现出桃粉色,显得异常可口。
“这是爱的证明哦~”“啥⊙∀⊙?”
“哥哥姐姐们教我的,如果爱一个人就要赐予他爱的疼痛才可以。”月见(溯)开始准备带坏孩子。
“主公不要听啊!”“你们闭嘴吧!”
“充满爱意的疼痛是最美好的了。”
“没错就是那样。”溯行军里的龟甲同样一脸陶醉。“我记得我们那里龟甲要实装了吧。”“凭主公的速度大概很快就能捡到。”“突然不想增加新同伴了。”

“所以你肩上的伤……”“小狐丸咬的,当时很痛很爽哦。”“如果这是表达爱意的方式我宁可他不爱我。”月见(审)搓搓胳膊。
“主公啊……”小狐丸欲哭无泪。

“真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咱们两个不一样吗!”“我可和你不一样,纯情小处男。”“啥?!你这个长发弱气男!”“没脑子笨蛋!”“万年黑眼圈!”“蠢货!”“林妹妹!”……

这吵架方式……虽然主公/主人未成年但真是幼稚呢。

“说起来,你是不是从没体验过爱的疼痛?”月见(溯)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
“等等,他想对我们主公做什么?!”“主人别干傻事啊!”

“看你这表情就是了。我说嘛,没人不喜欢那个的。”月见(溯)笑了,然后欺身向前。
“你想干什么?”月见(审)不知道为什么后背一凉。
“送你一个~”
“主人别把爱的疼痛分给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们主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月见(溯)睁开眼,发现是在自己房间。蹭蹭埋首于自己胸前次郎的头发,本想再睡一会儿结果被肩上是疼痛唤醒。
“小狐丸?”“主人啊,刚刚小狐做了一个梦,现在想将您咬的血肉模糊。”野狐露出犬齿。
“唔……请你将我咬碎吧。”月见(溯)扭头舔了舔他的嘴角。

“哇啊!”月见(审)一个鲤鱼打挺起床,发现在自己的房间,然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确定这是在自己房间后松口气,然后看看闹钟发现到晨练时间了,于是穿上衣服准备和山伏他们晨练。
因为精神不佳没有听到有人跑楼梯到达自己房门前,一拉开门就被站在门前的长谷部下了一大跳。
“主公大人,您没事吧!”似乎是刚刚极速跑上来所以气还没喘匀。
“没事啊?”他这是怎么了?
“真的没事吗!”说着还往月见的房间里看了看。
“真的没事。”月见安慰他。
“主公……”又有人跑上来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你们真是的,现在还不到起床时间吧,快去睡觉吧,我真没什么事啦。”月见走到他们面前证明自己没少什么。
“那就好……”众刀松了口气。
“不过到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另一个世界的我居然咬了我一口,还挺疼的。”月见没发现众人听到后都僵硬了。他把手伸到衣服里摸摸肩膀,然后突然脸色变了。
“主公怎么了?”
月见一点一点的看向自己肩膀,然后拉开衣领。
原本什么都不应该有的肩头上,多了一个渗血的牙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注定鸡飞狗跳。

【all男审】花开见月

第三章

“狐之助,你说什么?”准备回去好好放松放松的月见顿时垮了下来。

“审神者大人,有人在刚刚你打架的时候和你的本丸签订契约了!”狐之助的小爪子在屏幕上点点点,焦急的连尾巴毛都没办法梳理。

“什么鬼……”月见坐下看着屏幕上飞速划过的各种数据,只感觉到头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的本丸被另一位审神者大人接手并签订契约,那位审神者的本丸编号应该是您现在面前的才对。”狐之助接着点点点,“大人您本应该是那个本丸的主人,狐之助接到的也是这个信息,但是有人错拿了资料将您与那位大人互换了本丸传送到错误的地点了。”

“也就是说我们两个都进错了家门?”整理整理思绪,从狐之助的话中月见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样!但是本丸的安排都是根据审神者的灵力类型,就算是错拿也应该是和您同一种灵力类型才对,但是您和她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狐之助摸了摸自己的铃铛🔔,向时之政反映情况。

“真是好倒霉,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的,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早知道就听娘亲的话在家多待几天,这样还能多吃几碗元宵!我最喜欢的黑芝麻馅元宵啊!还有花生馅的。”月见整个人都不好了。

“咕~”嚎完的月见听到旁边传来同步性极高的饿肚子的声音。

“抱歉啊,主公。” 刚刚修炼成型(?)到现在没吃饭的刀子精(?)陆奥守吉行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真是难为情,但是狐之助真的很想吃油豆腐。”正在传送数据的小狐狸吧唧吧唧嘴巴。

“你们真是……”虽然这么说但是自己也嘴馋的不得了的月见从宽大的(重点)袖子里拿出大号保温桶。
“将将将将~”月见自豪的举起保温桶,“娘亲熬的超好喝的粥!”
“主公好棒!”陆奥守很给面子的鼓掌。
“来尝尝吧。”月见扭开盖子。

………………

“等一下啊!”狐之助咆哮,“不管再怎么在宽大的这个形容词上划重点,从袖子里拿出保温桶根本就是不科学的吧!刚刚您撸起袖子的时候您把桶放在哪里了!”经过相处,月见的狐之助彻底变为吐槽担当了。

“别管科不科学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啦。”递给陆奥守吉行一个勺子。
“您别这么说正经的话来推卸解释啊!”狐之助跳脚。
“知道了啊,狐狸助你好麻烦。”“叫我狐之助啊审神者大人!”

“秘术·袖里乾坤。”这样说完后,月见又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盒子。
“可以在袖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要取出来的话从袖子里拿就好了,但是我现在练的不好,要拿多大的东西就要穿多大袖子的衣服,所以才穿了一件广袖,要是像爹爹他们那样一个房间都能收在箭袖里多好啊。”月见不高兴的打开盒子,里面是满满的符纸,小心的将它们一张一张贴在手臂上。

“主公一定会更厉害的!快吃吧,一会儿就会冷的。”陆奥守吉行坐到月见旁边,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嘴边。
“我早就过了要人喂的年纪了!”抗议,但不拒绝食物的月见还是吃了。
“果然娘亲还是加盐加少了,不过这次虾很好吃!”被美食治愈的月见背景立刻明亮了。

“狐狸助,你吃鱼吗?”从袖子里拿出一包鱼片的月见逗着狐之助。
“当然要,审神者大人快给我!”这香味,绝对是自家烤制的!

“话说你跟上司说的怎么样?有什么新消息吗?”吃完饭后,月见趁着空当给陆奥守包扎伤口,没有手入室暂时只能这样了。

“时之政说等那位审神者结束新手指导后,您和她一起去会议室商讨。”
“那我们现在就去那里等他吧。”月见背上沉重的背包,等待狐之助开启时空之门。

“话说审神者大人为什么不把包里的东西用袖里乾坤放好呢?”
“因为放在袖里乾坤的话我很容易就忘记它们的存在,那盒符纸其实是一年前我准备好的,但当时就忘了。”
…………

“很抱歉让大人您受惊了,先在此休息片刻,很快那位大人也会来的。您的刀剑付丧神请允许我们为他手入。”
“那就不用了,毕竟我已经做过处理了,等回到自己本丸后进行新手教程再说吧。”月见却拒绝了,然后打开包拿出一袋零食和陆奥守啃起来。
“既然这样,那就请您稍等片刻。”那人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多事。”月见嘟囔了一声,然后接着和陆奥守啃零食。

等啃完三包零食一袋瓜子后,一人一刀终于等到另一位审神者。

月见站起来迎接。仔细看了看,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而且脖子上的项链看起来有些眼熟。
似乎是感受到月见的视线,妹子有点害羞的躲到自己刀的身后。

“既然两位大人都在这里,那么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办。轻船大人从狐之助那里听说过了吧。”
“是的,狐之助已经告诉我了。”轻船点点头。
“那么您愿意解除契约带着您的刀前往您本来的那个本丸吗?”
“我……”轻船有些犹豫,她身边的刀先生起气来。
“喂,为什么是我们解除契约让他住进来啊!”
“清光,冷静一下。”轻船扯扯他的衣角。
“占了为我定做的本丸还想让我走,你以为你是谁啊!”月见也站了起来拍桌子。
“你!”
“真是的,跟砍我的那个一样暴脾气。”
“对不起,我家清光不是故意的。”轻船小心翼翼的道歉。

“确实,让已经签订契约的审神者解除契约去另一个本丸不合常理,但是那本来就是轻船小姐的本丸,而且这也是我们出错导致这样的结果,我们会给您双倍补贴和补偿,你觉得怎样?”

在轻船犹豫不决的时候,月见终于记起来那个项链是怎么回事了。
“你是沁舟的妹妹?”“噫?你怎么知道我亡姐的名字?”
“我说那项链怎么那么眼熟,这不就是当年我追回来的嘛。”
“唉?!”轻船大吃一惊,“您是那位大人!”
“主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刀男有点不明白。
“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说,现在还是谈正事了。”

“说起来审神者大人,你刚才好像说出了真名。”
“她是沁舟的妹妹没错啊。”
“但是……”
“但是我说出了她的姓名了吗?”
“这……”
“这不就完了。”

“赶紧解决吧,这样我还好收拾整理东西。跟他们打了一架我身上全是灰,今晚早点洗洗睡吧。”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和那座本丸本丸签订契约了,把他们都打一顿就完了嘛。”
“我闲的啊!再说我和她灵力类型都不同,怎么可能签订契约。”
“哈?”

“没猜错的话她是治愈型灵力,所以在战线后和平区域净化暗堕刀剑。”月见依在椅背上,“但是我啊,可是不喜欢被控制的破坏型灵力,和平区域的万叶樱如果接受我的灵力,就会直接炸掉。”



————————————————————————

稍微解释一下设定免得有人看不懂(实际是怕我脑洞开的太大偏离原始设定)

月见的家族充当灵界与人界的守门人的角色,不让弱小的人类误入灵界,也避免灵界有恶意的人进入人界惹事,如果有人擅闯就会被揍回去。

总之就是有权有势有理有力

月见还是非常受宠的幼子。

本来家里只是想让他玩三年,所以让他去当审神者,可是因为他的破坏型灵力所以给他准备了比较结实的战线前本丸,家里弟控儿子控可心疼了(你们家宝贝在守门时揍的人还少吗?)。

因为是不好控制的破坏型灵力而且家族背景又强大,为了更好的控制所以这个本丸算得上是私人订制,连狐之助都事先和月见一起玩了一个月(所以变成了新吧唧)。

这些月见都知道但是合理的他懒得去问,感觉到连初始五把刀都事先有着控制灵力的符他就有些烦了,当问要不要手入时第一想到又要加保险就很不耐烦的回绝了,所以才有多事一句。不过感觉狐之助的监视又要加大更加不耐烦了。

以上,暂时先这么多吧。

【all男审】花开见月

第二章  

     “那个……”月见将大大的背包卸下,然后揪起扒在自己裤子上的小狐狸。“这里不是我的本丸吗?还有什么叫做暗黑本丸?” “审神者大人难道没看过介绍信吗?”“你们的介绍信只是说别让我把本丸变成可怕的暗黑本丸而已!”毫不犹豫的吼了回去。 “……很抱歉没有解释清楚,总之暗黑本丸就是很危险的地方,暗堕的刀剑也是很危险的存在!” “没错,主公,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为上。”
“来了就别想离开!”这样说着,其中一人已经攻击过来。
“主公小心!”陆奥守吉行上前挡住那人的攻击。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啊!”月见疑惑着,顺便躲开一人的偷袭。 “为什么还有小孩子在啊?”看着眼前的小孩子,月见伸出手想摸摸头,“小朋友这里很危险的,还有你手里的匕首也很危险,不可以拿着它乱晃,不然……”话还没说完小孩子又攻了上来。

“审神者大人,这也是刀剑付丧神,是短刀啊!”狐之助跳脚,他急忙跳到本丸外面。“总之,审神者大人快到门外来,他们是出不去这个本丸的!” “陆奥守吉行,快点!” “你们谁都别想出去!”蓝色短发的人提着刀斩向月见。

“主公小心!”月见转身堪堪躲过刺过来的刀剑,但因为不及时还是划破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陆奥守吉行尽力击退正在对质的刀回到月见身边。

“人类是个累赘,陆奥守吉行,丢掉他你还有跑掉的可能。” “清光,咱家可是不会抛下主公的。”虽然这么说,但凭借自己中伤和等级差距的情况,能自保都勉强更别提让主公逃出暗堕刀剑手里。 “主公,你一会儿赶紧跑,我会替主公挡下攻击的。”陆奥守吉行做出攻击姿势。
“主公?”没有得到回应的陆奥守吉行转头看向月见。
!主公,你周围的黑气是什么,好恐怖的气息啊!陆奥守吉行被月见背后愤怒的黑气火焰背景吓到。

“你们……”月见向前踏一步被踩碎的树枝发出“咔吧”一声。
“主公……”陆奥守吉行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发问。
“你们这群混蛋!”月见脸色发黑冲暗堕刀剑们大吼。 “你们知道吗?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它可是我爹爹难得给我买的!上面的花纹还是大姐绣的,流苏挂饰是我三姐做的,昨晚洗净晾干今早才穿上,还喷上了我娘亲最喜欢的桂花味香水啊!混蛋!”
…… 周围空气突然安静。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么说着,月见却退后一步到背包旁边。
“只是会口头说说而已吧。”付丧神笑着,似没看到警惕的陆奥守,将刀尖指向月见。
“你说谁呢!”月见向前一步,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双刃剑。 “如果我只会口头说说的话早就被爹爹和大哥他们整死了!”
“谁先来!”拿到剑的月见自信飙升到max。
“驾驭不了武器的话当心丢掉自己的小命。”
“这就不劳你担心了!”月见瞪着那人,“说起来你这家伙是谁啊,身为男人居然还涂指甲。”看起来好娘娘腔啊。 似乎是听到了月见的心里话,那人更加生气了。“河川下游之子,加州清光参上!” “这才像样嘛。”月见迎上去,“月将之子,月见参上!”
在场的暗堕刀剑们在听到这句话后都感觉从眼前这人身上突然多出一根丝线将他们缠在一起。
“啊呀,居然是真名呢。”身着蓝色狩衣的青年用衣袖遮住微笑的嘴角,眯着的眼睛睁开 露出锋利的残月。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审神者大人!”狐之助捧脸神似世界名画呐喊  。 “小狐狸,这点你放心好了。”陆奥守吉行虽然依旧警惕,但还是笑着安慰狐之助。

在场的暗堕付丧神原本打算对交出自己名字的月见好好教导一下,但刚有念头冒出,后背就感到恶寒,一只无形的大手将羁绊的丝线硬生生扯断。
“这可,真不得了啊。”青年收起笑意,缓缓拔出手中的刀。
“要上了!”说完,月见冲向最先拔刀的加州清光。
“谁会怕你啊!”加州清光迎上。
“锵!”刀剑相接,金属相撞声音让月见嘴角勾起。
“你这把刀不错嘛。”对冷兵器的喜爱让月见给这把刀一个好评。 “还真是谢谢夸奖了!”加州清光用力压下抵挡着的双刃剑,“还真不怕被自己的刀削掉脑袋。”
“不好意思,我这龙羽是剑不是刀。”往旁边迈一大步,“而且我可不是那么没用的主人!”
月见手腕一转,剑刃朝下划向加州清光握剑的手,在他惊讶时将他的刀挑到一边。
“啊呀呀。”月见直起身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然后将剑锋指向他的脖子。“脑袋还在。”拍拍自己的脖子,月见朝他笑笑。
“你这家伙……”感受着颈部的寒气加州清光不甘心的瞪着月见。
“很抱歉,但是为了我的脑袋,我觉得还是保持这样比较好。”月见依旧微笑,“那谁,陆奥守吉行算了直接叫你陆奥守好了。陆奥守,你先带着……拖着我的包出去,我一会儿就能挪出去了。”
“可是……”“没问题,刀质在手,安全出走。”月见撸起松松垮垮的袖子,露出被神秘符纸包裹住的手臂。
“这可是我唯一会的制敌灵术了。”月见拍拍手臂,手腕处的符纸微微掀起,之后以迅雷之势缠上加州清光。
“毛毛虫,绑好了。”看着浑身上下只有脑袋露出来的加州清光,月见依旧不放心的用剑指着他。
“放心,我只要出了这个门就放开他,毕竟无冤无仇不是吗?”盯着其他准备攻击的刀剑男士们,月见让陆奥守吉行先带着包出门,在此之前,顺便把枪也要了过来。
“别担心,我不惹事。”用枪指着刀质,月见一点点后退。
“别乱扯,当心被缠住。”感觉到安全距离后,月见转身跑出本丸门口。
“我出来了!”松了口气的月见伸了个懒腰同时和陆奥守吉行击掌。
“主公大人好厉害!”陆奥守吉行很配合的击掌同时拿回自己的东西。

“狐之助就拜托你带我回我自己的本丸了,在此之前。”月见念了几个词,原本缠在加州清光身上的符纸都消失了。

“回本丸以后要重做了。各位,有缘再见,拜拜……”本着不惹事的观点月见打算就此别过,但是……

“审神者大人不好了!”狐之助炸成一个毛球,“您的本丸回不去了!”

“啥!?”